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党风廉政>借鉴杜渐
“非典型贪官”:用贪腐麻醉自己——云南省住房城乡建设厅原副厅长陈锡诚贪污受贿玩忽职守案剖析

  按:出身于老红军家庭的陈锡诚,由于踏实低调、工作突出,受到组织重点培养,从大学毕业到担任云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以下简称住建厅)副厅长仅用了11年时间。然而,曾经广受赞誉的陈锡诚在任副厅长多年后,见升迁无望而心理失衡,从打电子游戏麻痹自己,到炒股“套牢”向朋友要钱,再到被开发商控制成为傀儡,一步步滑向犯罪的深渊。2012年11月1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贪污罪、受贿罪、玩忽职守罪数罪并罚,判处陈锡诚有期徙刑12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53万元。摘编此案例,希望警钟长鸣,引以为鉴。


  几瓶泸州老窖、几条红塔山香烟、几块廉价玉石、一套西服、两个房产证(一套房改房,一套商品房)、20多万元存款、一个证券账户——这就是陈锡诚被查获的财产。“他认为最重要的东西全在这个箱子里了。经我们多方查证,他没有作风问题。”云南省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办案人员向记者吐露查案之初的困惑:“这是贪官吗?”

  法院审理查明,陈锡诚在担任云南省住建厅副厅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贪污公款6.98万元,索取和非法收受人民币90万元、港币2万元。11月1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陈锡诚作出一审判决,以贪污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二年,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年,以玩忽职守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二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

  法院的一纸判决书,向人们展现了一个朴素与贪婪并存,在崇高与丑恶间挣扎,最终走向沉沦的“非典型贪官”立体形象。

  得志时堪为楷模

  陈锡诚生于1955年,他的父亲是一名老红军。1978年,陈锡诚考入云南工学院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学习。1982年,陈锡诚大学毕业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由于根正苗红,踏实低调,他成为组织重点培养对象。大学毕业仅一年,陈锡诚就被选派到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贡山县担任副县长。此后他的仕途一帆风顺:1985年到云南省住建厅担任规划处副处长,1993年晋升为房地产业处处长,三年后升任副厅长。从大学毕业到担任副厅长,陈锡诚仅仅用了11年时间。

  在陈锡诚人生最辉煌的那段时光里,他可以称为官员的楷模:生活简朴、为人低调,刻苦钻研。他先后在规划处、房地产业处工作,担任副厅长后分管过城市规划、城市建设、村镇建设等工作。他先后担任“云南三江并流世界遗产申报项目”、“99昆明世界园艺博览会拆迁建设项目”、“云南省政府金安小区建设”等云南省重大项目的指挥长,每一个项目都圆满完成。可以说,他对云南的建设功不可没。

  除抓好政府重大建设项目工程外,陈锡诚对自己认为有益民生的项目也无条件地全力支持,如云南省流动人口出租房昆明试点建设项目。该项目旨在解决昆明外来务工者的居住问题,设想采取廉价出租的方式,为外来务工者提供居住保障,同时方便治安、计划生育等部门集中管理,是集服务、管理等综合功能于一体的利民工程。其构想得到了相关管理部门的肯定,其理念当时在全国亦属领先。在陈锡诚的大力协调下,1998年8月,经云南省人民政府批准,成立了云南省流动人口出租房昆明试点建设项目指挥部,陈锡诚担任指挥长,负责这个项目的组织和实施,项目在前期进展迅速。他的能力得到了领导、同行和职工们的高度赞誉。云南省住建厅干部职工说:“他是一位专家型、学者型的领导,不打官腔不摆架子,原则性强。”常年与他打交道的同行评价说:“他的工作能力很强,分析问题一针见血,把握政策精准到位,提出方案切实可行。”

  陈锡诚任职和分管的部门均是权力极大的要害部门,也是贪污贿赂犯罪的高危岗位。但相关部门的调查证明,在1999年以前,陈锡诚没有出现经济问题。“他基本不喝酒,抽烟只抽红塔山,穿的衣服都是几百块钱一套的,很低调。”他的同事们对此印象深刻。陈锡诚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是——“当时一是想做好工作,报答组织对自己的提拔;二是想干出点儿政绩,靠能力再进一步,所以对自己要求很高。”

  只想逃避现实

  陈锡诚想干出点儿政绩再进一步,但他却在副厅长的位置上一干就是15年。其间,云南省住建厅先后换了四任厅长,但他始终原地踏步,这与此前的青云直上形成了强烈反差。特别是以前的下属现在成了他的领导后,他的心理更加失衡。“很郁闷。想找点儿事情做,麻痹一下自己。”这就是他那段时间的心态。

  陈锡诚自视清高。在他的心目中,吃喝嫖赌属于低级趣味,他自认为没有堕落到那种地步。或许还有点儿要表现自己“卓尔不群”的意味,他选择了在高官中极为另类的喜好:电子游戏。陈锡诚常常在夜里光顾偏僻小巷里的游戏室,以此来消磨漫漫长夜。办案人员调查后发现,他并没有进行赌博。一个40多岁的副厅级高官,就像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成天混迹于各种不入流的小游戏室,这的确让他显得另类。

  除了沉溺电子游戏,陈锡诚还迷上了炒股。既然在仕途上停滞不前,他就想在股市里证明自己的能力。但一次次“套牢”、“割肉”后,他的资金出现了问题。为了能继续在股市中“搏击”,他把目光对准了“老朋友”。在他看来,这些人靠他的帮助赚了大钱,向“老朋友”要起钱来也毫无心理负担。

  在这一时期,他索贿的对象主要是以前得到过他帮助的人。如云南某物业公司老板薛某,是陈锡诚的大学同学。1997年薛某创业时,陈锡诚曾帮助薛某办理过房地产开发经营资质;1999年6月,陈锡诚向薛某索要人民币10万元。又如王某,公司主营业务是城市管道直饮水。1999年初,陈锡诚在自己担任指挥长的云南省直机关北市区住宅小区项目中,让王某承担了管道直饮水安装工程;2000年初,陈锡诚又安排王某担任云南省流动人口出租房昆明试点建设项目负责人;2000年11月,陈锡诚在北京向王某索要了3万元;2001年,陈锡诚得知王某将云南省流动人口公寓建设管理有限公司转让作为商业地产项目后,让自己的哥哥向王某“借”了30万元。对自己这段时间的心态,陈锡诚有过精辟的总结——“只想逃避现实,麻痹自己。”

  完全成了傀儡

  2009年对陈锡诚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年份。当时云南省住建厅准备为职工团购小户型住房,陈锡诚担任团购领导小组负责人。最初,云南省住建厅与某房地产公司商定期房价格时,有比较大的优惠。但陈锡诚的一场病让职工们的期盼落了空。2009年5月,陈锡诚生病住院,开发商陈某的姐姐和弟弟到医院看望他,以“买营养品”的名义送给他2万元。此后,陈某送的钱数额越来越大,次数越来越多,当年5月到9月,陈锡诚在昆明共收受陈某送的20万元,在澳门收受陈某弟弟送的2万元。团购期房的价格也从起初商定的2000多元一直涨到5000多元,与该地段现房市场价相差无几,最终导致团购计划流产。

  职工们愤怒了,纷纷指责陈锡诚“屁股坐在了开发商那边”。接着,一封封举报信寄到了纪委。事实上,陈锡诚的落马也是缘于这次举报。陈锡诚此刻却有苦难言,他说:“陈某最开始的2万元就是敲门砖。我收了这2万元,就无法拒绝后面送的钱。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从那之后,我就只能被他们牵着鼻子走了。他们送钱我只有收下,他们要涨价我只能答应,完全成了他们的傀儡。”回忆起那段经历,陈锡诚痛心疾首。

  “团购事件”后,陈锡诚在干部职工心目中从以前的好领导、好干部变成了贪官、坏人,这让一向自视清高的陈锡诚受到严重的心理打击,他觉得自己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人戳着脊梁骨骂他。从那之后,他对工作对金钱的态度发生了转变。在工作上,他一改以前勤勉的工作作风,连“熬班混日子”都不愿意,常常“神龙见首不见尾”;领导安排工作找不到他,干部汇报工作找不到他,分管的工作一片混乱。此时的他,一方面继续沉溺于电子游戏和炒股;另一方面开始毫无顾忌地收受贿赂。他突破了自己“有所取有所不取”的底线,凡是给他送钱的,无论交情如何,无论数额大小,他都来者不拒。

  2010年,陈锡诚为深圳某投资管理公司的云南罗平投资项目提供帮助,于同年6月收受该公司法定代表人魏某送的人民币10万元;2009年1月至2011年1月,陈锡诚先后五次收受曲靖市住建局局长殷某贿赂共5万元,并在保障性住房补助资金审批中为该局提供支持;2010年11月,陈锡诚为曲靖市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申报一级房地产开发企业资质提供帮助,先后两次收受该公司副总经理曹某贿送的人民币1万元。……

  虽然那时的陈锡诚仍然保持着低调作风:不喝酒,抽普通烟,穿廉价衣服,但他的内心世界却已经完全被颠覆。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人生观、价值观已经完全扭曲,失去了工作和生活的动力,只想着用权换钱。”

(本文来源:正义网)

    附件下载:
    版权信息 |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三里河路9号
    邮编:100835
    承办单位: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信息中心
    电话:86-10-58933575(网站) 58934114(总机)
    e-mail:cin@mail.cin.gov.cn